惊悚鬼故事:惊魂泰国旅

时间:2020-07-10    作者:     999 次浏览

我使劲的回头,看见了胖胖的黑人保安揪着那个小男孩的头髮,像杀一只小动物一样、一刀砍下了他的头,他拎了男孩血淋淋的脑袋,在哈哈大笑,周围的人都以为是最后的表演,只有我看见了,那是真的…

我报名去了泰国,是一个便宜的旅行团,一共是十多个人,不同的国家和不同的肤色,第一站是看泰国人表演节目,就是几个人被绑着身体和脚,有点像两人三足似的,指挥者在上面喊口号,下面一排人就不停的变幻队形,有时候还变错了,有点意思,下面有的观众还有喝倒彩的,打口哨的。

有几个白皮肤的小伙子在哪嚷着说无聊,导游跟他们解释了一番,领我们去了下一个表演。一路上我们大家也有些熟识了,有个爱说话的黑人小伙子叫明,我还认识了一个白人男孩叫杰克,他也会说中文,所以我们很聊的来,在去下一站表演的路上,不知道为什幺我们觉得又累又困的,竟然在车上睡着了…

这个表演是在一个环行大厅里的二楼,不许我们带食品和水,说是怕对演员有影响,所以我们喝的水都是在门口的保安那领的,这次来看节目的人比较多,好像还有其他旅行团的,还有很多小孩子,递给我水的是亚洲人,大眼睛长得蛮好看的,我接水的时候礼貌的对他笑了笑,可能都是亚洲人的缘故,他也礼貌的回应了我,我从他身边过去的时候,他小声的嘟囔了一句,「不渴就别喝了」,我一惊!瞪大了眼睛疑惑的看着他,他可能也惊讶于我居然听懂了,因为不知道我是中国人或是韩国人还是日本人?我俩就这样对视着,突然一个黑胖的黑人保安过来,对着我大喊,gogo~意思的是让我快点进大厅。

我偷瞄了他,咬着嘴唇想着他说的那句话,就坐之后大厅整个的暗了下来,第一个表演是投食游戏,一个看起来七八岁的孩子仰着脖子张着大嘴,他的对面是一个噁心的大叔,(我只能这幺形容了)那个大叔把水果之类的东西削成小块往对面的孩子口中投食,他们的距离大约有三四米的样子,孩子接的很准,他的头往后靠的很异常,我仔细的看去,发现后面有人用绳子绑住了他的头,往后一拽,男孩就露出痛苦的表情,下面有个奇怪的声音说「他居然没有鼻子,怪不得接的这幺准?」

我在看去,真的没有,本来该是长鼻子地方变成了一张大嘴,你可以想像,一张本来充满童真的脸上,只有两只眼睛,下面直接就是一张被扩大了的嘴,所以嘴自然是合不上的,由于表演的精彩,下面的观众一直在叫好,男孩基本上是直接把东西吞咽下去了的,我觉得有些反胃,就走了出来,想喝点水。

回头来仔细想想,觉得这地方有些怪,拧下瓶盖我喝了一口,又想起门口保安的话,就觉得后背发痒,我用手摸却一点感觉都没有,怎幺会这样?

杰克看见我出来他也跟了来,我说咱们可以提前离场吗?后面的我不想看了。

他关心的问我怎幺了?我注意到他的水瓶子空了,这里好热,让人不自觉的想喝水,我和他聊了一会,我问他后背有没有什幺异样,他笑着说没觉得啊。这时好多人往外走,大概是散场了,每个旅行团的导游都给自己的带的人发了一张出场卷,拿着出场卷经过安保才能顺利出去,我还纳闷为什幺呢?

惊悚鬼故事:惊魂泰国旅

我和杰克还有大伙先出去了,后面有几个孩子在大厅吵闹不停,走了不远,我听见好像有吼声,回头我看见了惊人的一幕…

一个顽皮的小男孩,拿着出场卷却偏偏淘气从小门跑出来的,一个胖胖的黑人保安揪着那个小男孩的头髮,像杀一只小动物一样、一刀砍下了他的头,他拎着男孩血淋淋的脑袋,在哈哈大笑,周围的人都以为是最后的表演,只有我看见了,那是真的…

男孩的身体由于没有头的支撑很快倒了下去,保安用嘲讽的表情甩着像胜利品一样的脑袋,注视着其他人,而其他人都规矩的拿着出场卷交到保安手里,安全的出来了。

下一站是泰国特色洗浴,换好了衣服我们就準备进房间按摩,我看见那个亚洲保安在旁边看着泰国人打麻将,我沖他笑了笑,导游要给我们每人安排按摩师,我说那边的男生可以吗?(就是指保安小哥)

导游说可以,但是要付多少多少钱之类的,我同意了,其他人也找了喜欢的按摩师进房间了,我越发觉得后背失去知觉了…

我趴在按摩床上等着他,不大功夫,门开了,

「你好」他说。

「没想到你会点我?」他又说。

「因为我们都是中国人嘛!」我笑呵呵的回答他。

我脱掉外套,问他:「您能帮我看看我的后背吗,为什幺我摸自己的后背却没有任何感觉呢?」

他问我:「你喝水了?」

「是啊。」我答。「我真的有点渴了当时。」(我还为自己辩解,我觉得自己真可悲啊。)

「来的路上你们睡了一觉?」他问?

「没有啊。」说完我才想起来在来的车上我确实困得不行了,就睡了一会。

我如实告诉了他。

「你知道自己后背怎幺了吗?你自己看。」他拿了一面小镜子给我照。

此时我才看见,我的后背密密麻麻的被写上了或者说是被刻上了许多看不懂的符号。想必是一种文字,所有有符号的地方,都毫无知觉…

「我,这是怎幺了?」我吓的不知说什幺好。

「好吧,我告诉你,这是当地的一种邪恶组织,用符号和蛊来控制人脑,来达到他们的目的。」

「什幺目的?」我问。

「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,被写上这些符号之后,在配上你们喝的水,他们就可以随意超控你们的身体,取你们的器官,或者用来做人体炸弹,还有些人用来做玩具,过得生死不如的生活,或者好一点像我这样,在这当保安…」

「别说了…我该怎幺办?」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。「还有其他人呢,明和杰克,对了,那个被割头的男孩和只有嘴的男孩…」

「明已经死了,在房间里,他的器官被取走了」他说。

「那杰克呢」我问。

「都这个时候了还问他?他现在正在风月呢,不过一会会变得猪狗不如!」

「像那个投食男孩一样?」天哪,我都不敢去想了…

「那幺我会怎幺样?你会杀了我吗?还是?生不如死?我含泪问他。

「还好你喝水不多,符号还没完全侵入到你皮肤里,之前我偷了一颗解药,本想着有机会逃离这里,但是现在看来恐怕是不行了,你看我的后背,毒蛊已经侵入身体和血液里了。」说完他脱掉上衣,他的符号比我的还要深。

「这个解药给你吃吧,然后离开这里,记住,这里到处都是他们的人,千万不要和任何人搭话,这里有些钱你拿去买些当地人的衣服,在把脸化一下,买一张最近的火车票,假装哑巴离开,然后找到中国大使馆,回家,回家!记住了吗?」他一字一句说的真切。

「可是你怎幺办,我跑了会连累你的,还有你为什幺要帮我?」

「别说那幺多了,时间来不及了,快把葯吃了,如果回国了,记得再也不要回来…」

「那你?」我顿时泪如雨下。

「我叫苏旭,小时候住在你的楼上,不知道你还记得吗?夏雨?你一点也没变,记得一定要安全回家,从这跳下去,别回头…快跑吧。」

他推我下去,我还是回头看了他一眼,他沖我挥了手,也许这是最后一次挥手了…

我按着他的办法,一路跑到大使馆,向使馆说明情况,他们都认为我疯了,但是我还是安全的回家了…

在医院躺了几天之后我清醒过来,父母问我为什幺要去纹身?我知道后背的符号永远都洗不掉了!

一年以后,我回到老房子整理东西,想起小时候常常和一个比我大的哥哥一起玩过家家的游戏,他总是当我的哥哥保护我,想到他…我知道再也看不到他了…

下楼的时候…有人轻声在后面喊我:夏雨,你也回来了?

    相关的内容在这里>ω<